刷新人类认知!一文了解新冠病毒生存能力有多逆天

时间:2020-05-18 09:26:32        来源: 前瞻经济学人

         在漫漫历史长河中,人类一直在学着与病毒共存,大多数时候相安无事,但也有致命病毒每隔数年或更长时间彰显存在,去年暴发的新冠病毒则又一次刷新了人类对病毒的认知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这种致命新冠状病毒使全球数百万人感染,工厂停工、学校关闭、商店关门,社会陷入停滞,人们藏在口罩下,恐惧与人接触。若究其根本,它不过是一包遗传物质,周围包裹着一层只有睫毛千分之一宽的尖尖的蛋白质外壳,过着类似僵尸的生活,甚至不被认为是一个活的有机体。

         但是,一旦新冠病毒进入人体呼吸道,它就会劫持我们的细胞,制造出数百万个不同版本的病毒,生存能力之逆天让人无可奈何。

        邪恶又狡猾

         这种冠状病毒病原体自带某种邪恶的天赋,狡猾至极:它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发展自己的“势力”,在第一个宿主出现症状之前,就已经在到处传播它的复制品了,然后转移到下一个受害者身上;它有时具有强大的致死性,但有时却表现温和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        一般来说,呼吸道病毒往往在两个地方感染和复制:鼻腔和喉咙,它们具有高度传染性;在肺部较低的地方,虽然传播不那么容易,但致命得多。

         而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却能够巧妙地消除这种差异:当它住在上呼吸道时,很容易通过打喷嚏或咳嗽传染给下一个受害者;但是在一些患者中,它却隐藏在肺部深处,伺机待发。

         根据美国科学家的研究显示,新型冠状病毒S蛋白与人体ACE2蛋白的亲和力,是SARS病毒S蛋白与人体ACE2蛋白亲和力的10—20倍。换句话说,它的入侵能力或是SARS病毒的10到20倍。

         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,使得新冠病毒具有了某些感冒的传染性,以及其分子上的近亲SARS的致命性。

         新冠病毒另一狡猾的特点是:通过放弃那一点点的杀伤力,如症状不像SARS那么容易出现,让人经常在知道自己被感染之前就已经传染给了别人,甚至还会多次逃脱核酸检测,呈现出假阴性。所以,它能以一种非常猥琐、鬼鬼祟祟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造成大破坏。

    羊驼可能帮助我们战胜新冠肺炎,它体内的抗体或将拯
    中国首个新冠灭活疫苗:受试者最多打3针,量产后年产
   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,人类一直在学着与病毒共存,大多数...
   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王贵强告诉中新社记者...
    35岁的钟女士,从小爱美,为了保持身材苗条,吃减肥药近...